網站搜索:
     郫縣張傳蓉蜀繡坊成立于2004年8月12日,從事蜀繡生產、加工、銷售,因從業人員增加和業務量的擴大于2012年12月11日經郫縣工商行政管理局批準成立成都府河源蜀繡工藝有限公司,注冊商標“蜀藝”.2014年9月郫縣張傳蓉蜀繡坊申請了蜀繡的地理標志,并已通過,蜀繡產品有成衣系列,用品系列,藝術品系列,裝飾系列等。蜀繡技藝有單面繡,雙面繡,異色異樣異針等。加工生產采用專業繡娘和業余繡娘相結合,主要以居家靈活刺繡為主,集中刺繡為輔的形式引導二百多位繡娘從事蜀繡生產加工。
     為擴大蜀繡的生產,建立團結鎮蜀繡生產加工基地,2013年6月,我公司與郫縣殘聯合作,承擔對郫縣殘疾繡娘的實際指導,培訓他們對蜀繡的實際刺繡能力。郫縣殘聯的蜀繡都由我公司安排組織生產,銷售一條龍服務,極大限度的讓殘疾朋友們就業工作,繡花組,縫紉組,相框組,手工組的工作讓他們融入了陽光家園,融入了社會,可以像正常人一樣的工作,學習,生活。解決了30多名殘疾朋友的工作問題,2014年11月,由我公司在郫縣殘聯培訓的殘疾人賈春梅同學在第四界殘疾人職業技能競賽中獲刺繡組一等獎,現在我公司還與中國獅子聯會合作,參與他們的活動,工作,中國獅子聯會的會標都是由我們郫縣殘疾人聯合會的殘疾朋友們刺繡雙面繡的,我公司還與四川省殘聯服務中心合作,培訓參加全國第五屆殘疾人職業技能競賽的選手,郫縣的賈春梅,金堂的陶彪,綿陽的王學懿,培訓學員上仟人。
免費服務熱線: 15881077905
聯系我們
成都府河源蜀繡工藝有限公司
聯系人:張總經理,陳經理
手機:13540405138,15881077905
Q  Q:289447978
郵箱:289447978@qq.com
地址:四川省成都市郫縣團結鎮千禧街延伸段附一號
公司動態 您當前位置:首頁 > 新聞中心 > 公司動態 >
三千年成都 兩千年蜀繡
發布時間:2016-01-17 19:26:52
在秦代的緊張與硝煙過后,漢代的巴蜀迎來了平和與穩定。劉邦被項羽分封至蜀,然而,這次分封卻改變了中國歷史;漢政府通好“西南夷”,兩座重要的國家工廠車官城、錦官城先后入戶成都;漢代人出行,皆要用車,大大小小的車輛成為了漢代人的國家習慣;一本奇書《山海經》在漢代成為了漢代人的精神殿堂,漢代人據此雕刻出諸多畫像磚,表達了對另一個世界的想象。
  何時有了錦官城
  根據迄今為止的史料,歷史學家并不能確定錦官城落戶成都的確切時間,與車官城一樣,它的年代,是個千古謎團,在相當長的一段時間里,這個問題似乎也未能引起歷代史學家的足夠重視。晉代常璩《華陽國志》記載說:“夷里橋南岸道……西城,故錦官也……命曰錦里”。常璩的記載,并未涉及錦官城的建立年代。東漢李膺在《益州記》中則云:“錦城在益州南笮橋東,流江南岸,昔蜀時故錦官處也。號錦里,城墉猶在。”
  李膺這里說的蜀,便是蜀漢,言下之意,錦官城是蜀漢時才在成都興建的。這個觀點并不為近代史學家所認可,他們認為,常璩未提及蜀漢,而錦官城的年代又不會晚于蜀漢,應該是兩漢年間落戶成都的?!稘h書?張騫傳》記載,張騫在大夏國,曾見到過商賈販賣蜀布、蜀錦;按照漢朝制度,除了奴婢、罪犯、商賈外,時人都可以穿戴錦衣、披掛絲綢,錦與漢朝人的關系頗為密切,而這正是修建錦官城的前提。大漢王朝在成都修建錦官城,作為國家的紡織工廠,一來是想對蜀地的織錦業進行合理控制;二來蜀錦意味著財富,這個算盤,大漢王朝是不會不算計的。
  錦官城的選址頗有意思,城址***終選在笮橋南岸,笮橋是南河上著名的七星橋之一,大約在今天西較場錦江南岸。選址在此,關鍵是此處江水不同尋常,蜀錦織成后須在江中漂練,漂練的目的,是達到脫膠與漂白的效果,使其更具光澤,這道工序,便是左思《蜀都賦》記載的“貝錦斐成,濯色江波”。工匠們發現,在流江(今南河)里漂練的蜀錦紋路分明,色彩鮮艷,勝于初成,在其他江水漂練的蜀錦則差得多。于是,漢代成都人便將這里稱為“錦里”,把流江經過成都的這一段稱為濯錦江。
  既稱為錦官城,可想而知,大漢王朝在成都專門設立了一座“城中城”,將國家工廠安置其中。歷史上,大漢王朝還建立過一座車官城,城不大,周圍卻有四座軍營層層設防,戒備極其森嚴。錦官城雖無這等森嚴,從古至今卻仍然沒有一位史學家對其城內結構有過記載,由此看來,這里在漢代應該也是一處國家機密。顯然,大漢王朝并不希望有太多人知道這里的詳細情況,就連史官們也不例外。從車官城走出去的是軍事上的戰車,從錦官城流出去的是象征著財富的蜀錦,軍機與財富,難怪大漢王朝對它們諱莫如深。
  雖然神秘,每當蜀錦織成,織錦女工便手持蜀錦,來到濯錦江中漂練,正如《浪淘沙》描述的一般:“濯錦江邊兩岸花,春風吹浪正淘沙。女郎剪下鴛鴦錦,將向中流匹晚霞”。夕陽西下,晚霞當空,江水中的蜀錦與倒映在江水中晚霞交織在一起,如同一幅長卷畫一樣在錦江中緩緩展開。濯錦多少緩和了錦官城的神秘氣氛,一批蜀錦織成,便到濯錦江漂練,美麗的意境也時時定格在了漢代成都人的記憶之中。
  蜀錦支撐的戰爭
  成都遠在西南腹地,蜀道又艱險無比,大漢王朝為何寧愿放棄管理上的便利,也要將錦官城設立在成都?其實,這與成都興盛的織錦業是分不開的。蠶桑文明在蜀地起源甚早,古蜀******位先王蠶叢,據說便已教民養蠶。春秋戰國時期,《尚書》記載,時人把成都出產的錦專稱為“蜀錦”,以示區別。到了漢代,成都織錦業日盛,以致“機杼相和”,蜀錦織造技巧日趨熟練,以其做工精致、花式繁多聞名于世。漢朝張蹇出使西域,見當地商賈皆偏愛一種錦緞,張蹇一看,原來是成都的蜀錦,大吃一驚,回來如實向天子上奏。早在三星堆時期,古蜀人或許便已擁有了一條直通地中海的蜀道,順著這條道路,蜀錦源源不斷地行銷海外。蜀錦昂貴,所謂“筒中黃潤,一端數金”,怎能不令漢朝皇帝心動?
  漢朝地域廣博,蜀錦對大漢王朝的作用或許還不明顯,對偏安一隅的蜀漢,其地位就不言而喻了。東漢末年,黃淮流域大亂,以致“白骨露于野”,袁術軍食蒲葦,袁紹軍食桑椹,黃淮流域紡織業幾近停頓,蜀地較為安定,織錦業更為繁榮,以致《后漢書》盛贊成都蜀錦“女工之業,覆衣天下”。三國時,曹魏占據關中、關西,孫吳依靠長江天險,占有江南;蜀漢僅有益州,失去荊州后則更加困頓,人口、耕地均比不上魏、吳,想要鼎足而立,可謂難上加難。丞相諸葛亮早就看出此種弊端,言:“今民貧國虛,決敵之資,惟仰錦耳。”為此,諸葛亮親自種桑八百株,以鼓勵百姓種桑養蠶。魏、吳雖是蜀國勁敵,卻對蜀錦情有獨鐘,每年從蜀漢輸入大量蜀錦,這些收入往往充做軍費,用于蜀漢政權龐大的軍費開銷。因為蜀錦之于蜀漢的巨大作用,歷史學家繆鉞認為錦官城可能始建于蜀漢時期,而或許從漢代建成之后,直到蜀漢錦官城仍未被廢除,成為國家收入的重要來源。
  華衣美服相如錦
  《漢書》記載,在漢代,中國有一處叫“服官”的機構,專門為宮廷織造服飾,這里的名貴服飾,即便達官貴人亦無資格享用。不過,“服官”究竟建在哪,卻一直是個未解之謎,并引發過諸多猜測。因為錦官城在漢代的特殊地位,漢成帝劉驁又曾命令過益州長官留下三年稅收,專為宮里織造“七成錦帳,以沉水香飾之”的昂貴蜀錦,一種猜測便指向了錦官城。不過,更多學者相信,蜀錦行銷海外,錦官城不應該僅是個為宮廷服務的機構。歷史上,漢代成都名士、富賈都偏好穿戴蜀錦,倘若錦官城乃“服官”,恐怕蜀錦也無人敢穿了。
  漢武帝時,司馬相如曾將自己一件蜀錦質地的“肅鳥霜鳥裘”典當了買酒喝。大才子做出這樣一件不尋常的事來,立即轟動了成都。達官顯貴附庸風雅,紛紛在自己的蜀錦上織些肅鳥霜鳥花紋,雅稱為“相如錦”?!段骶╇s記》記載,司馬相如還曾作過一首《合組歌列錦賦》,用織錦比喻作賦,“合綦組以成文,列錦繡而為質,一經一緯,一宮一商,此賦之跡也”。與卓文君成婚后,司馬相如家中就有不少專門織錦的工匠,他們“鳴梭靜夜,促杼春日”,因此,唐人鄭谷《錦》寫道:“文君手里曙霞生,美號仍聞借蜀城。奪得始知袍更貴,著歸方覺晝偏榮。”
  劉備幾次“聯吳抗魏”,也有蜀錦功勞,劉備一次就贈送過孫權“重錦千端”(一丈八尺為一端),后主劉禪也曾以蜀錦贈送吳國豪強張溫,藉此籠絡感情?!短接[》記載,劉備奪得益州,大封群臣,賜給諸葛亮、法正、張飛、關羽蜀錦各千匹。劉備剛剛入主益州,自然不會有那么多蜀錦,這些蜀錦應該是劉璋積累下來的。到蜀漢滅亡時,國庫中尚存“錦、綺、彩、絹各二十萬匹”,可謂驚人。
  奇彩蜀錦耀成都
  歷史上的蜀錦,樣式極為繁多,魏文帝曹丕曾對臣下說:“前后每得蜀錦,殊不相似”。魏明帝曹睿有一次贈送日本女工許多禮物,就有蜀地進貢的“絳地交龍錦”五匹,“紺地句文錦”三匹。前者是以絳色為底,加上交龍花紋;后者以紺色為底,加上句曲花紋。
  漢代蜀郡成都人揚雄也見到過琳瑯滿目的蜀錦,他在《蜀都賦》中寫道:“若揮錦布繡,望芒兮無幅。爾乃其人,自造奇錦。發文揚彩,轉代無窮”。在揚雄筆下,漢代有專門做被蓋邊緣裝飾的“”,有插在錦旗上的“繒”,分類很是細致。近年的來考古發掘也可佐證揚雄所言非虛,長沙馬王堆一號漢墓出土的漢代錦,有紅青地矩紋絨圈錦、紺地絳紅鳴鳥紋錦、香色地紅茱萸紋錦、凸花紋錦、隱花波紋孔雀紋錦、隱花花卉八角星形紋錦等。新疆民豐尼雅古城遺址也出土過東漢萬事如意錦、延年益壽大宜子孫錦、菱紋錦。大漢王朝既愿意將錦官城設立在成都,自然因為蜀錦比起其他地方的錦更細膩多彩。如此說來,成都錦官城生產的蜀錦或許遠比長沙馬王堆一號漢墓與新疆民豐尼雅古城遺址出土的更加多姿多彩,只可惜絲織品不易保存,存世極少,錦官城又無比神秘,歷代史家們也未在史書中給后人記錄下漢代的蜀錦篇章。
  史書記載,三國馬均曾改良過一種“多綜多躡織機”,這種織錦機,一人即可作,產量高、結構簡單,到了宋代仍被成都“錦院”大規模采用。一個***新的說法是,可能早在漢代,“多綜多躡織機”便已出現,并被錦官城大量采用,成都出土的漢代畫像磚上,就曾刻有織機圖案。便利的工具,是蜀錦大量生產的前提。
  不僅是漢朝、蜀漢,從魏晉到唐、宋,蜀錦都以其品種繁多、價值不菲而聞名于世。唐玄宗李隆基入蜀避難,士兵皆有怨氣,唐玄宗乃用蜀錦十萬匹重振士氣;宋代呂大防在成都設立錦院,與錦官城相似,亦是一座國家蜀錦工廠,負責成都蜀錦生產,宋代成都每年上貢蜀布67.02萬匹,綾7865匹和幾乎全部的上等蜀錦。自漢代設立錦官城以來,蜀錦與成都從此便密不可分,在長達2000多年的時光中,蜀錦一直伴隨成都,成為成都人的驕傲與名片;漢代錦官城,也由此成為成都代稱,一直沿用至今。

? 国产在线人成观看